document.write("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");
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故事

当前位置: 快乐赛车 > 快乐时时彩 > 

爱管闲事的邻居

时间:2019-04-02 17:3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 氧气萌主

  跟踪

  真由子原本是个家庭主妇,丈夫靖文在银行工作。最近,女儿果穗考上了一家私立高中,学费比较贵,为了补贴家用,真由子就找了一家面店打工。

  这天傍晚,真由子下班回家,走到公寓楼下,看见远处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找着什么。现在已经是冬天了,这个女人却只穿着薄薄的连衣裙,光脚穿着拖鞋。

  真由子走近一看,才发现是刚搬来不久的隔壁邻居,姓坂口。真由子忙问她:“这么冷的天,你在找什么呢?”坂口说她的猫不见了,真由子便与她一起找了起来。

  过了一会儿,女儿果穗回来了,听说妈妈在帮邻居找猫,就上楼去把爸爸靖文叫下来帮忙。终于,一家人发现,小猫爬到了一棵很高的杨树顶上,却下不来了,正发出求救的声音。

  周围没有梯子,闻讯赶来的坂口正着急时,靖文忽然说:“我爬上去吧!”说着,他不顾妻子和女儿的阻止,挺着啤酒肚,小心翼翼地抱着树爬上去,救下了小猫。坂口激动得不停向靖文道谢。

  这事之后,真由子一家和坂口的关系迅速升温,互相有了来往。一天,靖文走出公寓,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喊他,转头一看,是坂口。坂口左右看了看,吞吞吐吐地说:“我有事想告诉您。虽然这么做好像背叛了您的太太,但您有恩于我,我还是想要告诉您。”她深吸一口气,道,“我看到了!”

  靖文一愣,紧张地看着坂口,压低声音问:“你看到……什么了?”

  坂口叹口气说:“你太太偷东西,我亲眼看到她在超市里偷了鲔鱼罐头。她的动作很熟练,店员都没有发现,看来不是第一次。”说完这话,坂口就迅速地鞠了一躬,走远了。

  靖文百思不得其解,家里不缺钱,妻子怎么会去偷东西?是不是坂口看错了?他一整天都心神不宁,最后决定亲自去确认真相。

  傍晚,靖文等在妻子下班路上会去的超市,见真由子进门,便偷偷摸摸地跟了上去。到了罐头区时,真由子拿了一组鲔鱼罐头放进超市的篮子里,靖文见状,刚要松一口气,却见真由子又拿起一小罐鲔鱼罐头,动作自然地塞进了自己的皮包,然后若无其事地去结账了。

  靖文在原地待了半晌,才慢慢往家走去。和真由子做夫妻那么多年了,他知道妻子没有偷窃癖,那为什么要偷东西?是压力太大了吗?他把能想到的理由统统想了一遍,最后心里一沉:真由子一定知道了自己隐瞒的事。

  当天晚上吃饭时,家里的气氛有点沉闷。靖文一句没提在超市看到的事情,真由子也若无其事。女儿果穗狐疑地看了看爸爸,又看了看妈妈,见他们都是一副不想说话的表情,只能作罢。

  到了第二天早上,靖文出门上班后,真由子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,果穗只好郁闷地吃了早饭,就出门上学。

  坦白

  果穗来到车站,却发现坂口也在那里,还抱着猫。两人很快聊起天来,坂口看似不经意地说:“我刚刚还看到你爸爸呢。图书馆十点才开门,他怎么那么早就出门了?”

  果穗疑惑不解地说:“我爸爸在银行工作,跟图书馆有什么关系?”

  坂口一脸惊讶地捂住嘴,说:“是吗?可是我经常在隔壁街区的图书馆看到他,我还以为他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,上班族被裁员了,只能躲到不熟悉的图书馆去,以免碰到熟人……”她仿佛突然意识到什么,打着哈哈,“是我想多了,我家宝贝小猫的救命恩人怎么会被裁员呢?”

  果穗挤出一丝笑容,说:“可能爸爸正好要去那儿查些资料吧。”她转头望了望,发现自己要坐的公交车来了,便向坂口道别,上了车。可这一路上,果穗都在想着:难道爸爸失业了?妈妈知道吗?

  最后,果穗决定直接去问爸爸。她来到隔壁街区的图书馆,果然见到了靖文。他穿着笔挺的西服,正严肃地坐在柱子后面阅览报纸,周围坐着一堆老头老太。

  果穗只觉得鼻子一酸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她刚想出去招呼爸爸,却见柱子后面有个人站了起来,伸出关节粗大的手,把一个厚实的信封递给靖文,靖文立刻把信封塞进了上衣内侧口袋。果穗连忙躲到柱子后面,心想:难道爸爸的确是有事才来这图书馆的?这时,柱子后的男人走了出来,往门外走去,那是爸爸的同事中野先生。

  果穗脑子里一片空白,好半晌,她终于回过神来,苦笑着来到爸爸面前坐下。靖文抬眼一看是女儿,目瞪口呆地看着她,仿佛见了鬼似的。果穗低声道:“爸爸,我知道你的秘密了,你也知道我的秘密了,是吗?”

  靖文沉默良久,终于慢慢地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对,我失业了。那天我在街上乱逛,正好看到你和中野……我……”

  果穗厉声道:“所以你是在勒索中野先生吗?”靖文脸色发白,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这一天,果穗没有去上学,她和靖文在图书馆默默地坐了一天,最后一起回了家。他们什么都没有对真由子说,按部就班地扮演好丈夫和女儿的角色。

  第二天是真由子的休息日,她正在家做家务,隔壁的坂口抱着猫找上门来。真由子和那只猫对视了一会儿,不好意思地对坂口说:“真不好意思,我在做饭,要不你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坂口打断了她,笑着抽了抽鼻子:“有鲔鱼罐头的味道呢。”

  真由子愣了一下,让坂口进了门。

  坂口告诉真由子,几天前的晚上6点,她在东口那条商业街看到了果穗,一开始她没认出来,因为果穗化了妆,还穿着很成熟的衣服。后来认出是果穗,坂口便想叫她,却看见一个和靖文差不多岁数的男人走过来,果穗一下挽住他,两人开心地往店铺里走去。

  真由子下意识地辩解,说那一定不是果穗,但坂口却说自己绝不会认错人。真由子不由得吸了口气,胡乱说道:“啊……我想起来了,那是我哥哥。那里不是有个电脑城吗?果穗一直说想买个新电脑,就让我哥哥去陪她买了。”

  坂口松了口气,说:“原来是这样啊,因为东口有很多情侣宾馆,所以我想到不好的地方去了。都怪我,太多心了!”

  秘密

  等坂口走后,真由子再也没力气做饭了,她赶到东口等在那儿,祈祷着不要见到果穗。可是到了6点,果穗出现在商业街路口,果然打扮得很成熟,她正亲密地挽着一个年纪可以做她爸爸的男人。

  真由子像被敲了一闷棍,咬咬牙想冲上去拉开两个人,却见果穗忽然放开了男人的手,神情悲伤地对他说了什么。男人闻言,也悲伤地笑了,俯身在果穗耳边说话。果穗突然大声说:“你不用有负罪感,我家大人也是罪犯!”

  真由子忽然像被抽走了浑身的力气,脑子里只有一句话:果穗知道我偷东西的事了!她停下脚步,失魂落魄地转过身回家。

  几天后的一大早,警察就找上门来,真由子去开门。靖文和果穗对视一眼,便又低下头看报纸,只见地方版那一页有篇车祸报道:“十日晚上九点多,居住在本市某某街区的坂口女士被邻居发现倒在路上,目前警方正朝车祸肇事逃逸方向侦办。”

  不一会儿,真由子进屋了,果穗问道:“警察说什么了?”真由子说:“问我知不知道坂口出门干什么,怎么没拿东西也没穿外套。我说可能是在找猫。”

  靖文插嘴道:“就这样吗?我听说坂口在女儿入学考试失利后,和丈夫离了婚,才搬来这里的……”真由子点头说:“是有邻居这么说,他们怀疑坂口是自杀。警察看起来也有这样的想法。”

  果穗“哦”了一声,咬了一口三明治,惊讶道:“咦,没有鲔鱼罐头的味道了!”

  真由子笑着说:“是啊,家里最后一罐吃完了,以后换换口味。”

  靖文放下报纸,说:“太好了。那我也赶紧吃完,继续找工作!”

  果穗摸了摸爸爸的啤酒肚,说:“加油啊!我报名参加了社团,以后每天晚上都有活动啦!”

  靖文犹豫道:“那中野先生……”果穗笑着说:“我们约定,如果我成年了,他还愿意和我在一起的话,再谈恋爱!”

  真由子咧开嘴笑了,突然发现坂口家的猫站在自家窗台上。她站起身来拉起窗帘,嘲讽道:“还好猫只能看着,说不出话。”

  靖文也冷笑说:“是啊,偷偷地观察别人也就罢了,坏就坏在还要到处说。”

  原来,真由子看到果穗和中野约会的那天晚上,一家人开了个家庭会议,各自把秘密坦白了,并保证积极面对问题。这本是件好事,但他们糊涂的是,下手杀了多管闲事的邻居……

Tags: 爱管闲事 邻居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55507.html (手机阅读)

人赞过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昵称: 验证码: